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天鹰资本迟景朝:将智能制造进行到底

作者:小北 来源:未知 关注: 时间:2018-05-30 13:48

  文丨李夜

  来源| i黑马

  天鹰资本,是一个不断求索的投资机构。雄心壮志,贯穿了它的求索之路。

  在采访中,天鹰资本创始合伙人迟景朝,并不讳言天鹰资本想成为行业领先者之一的志向。但是,成为龙头没那么简单。

  迟景朝提到华兴资本、易凯资本分别成立于2004年、2000年。作为后来者的天鹰资本,比易凯资本晚了12年,比华兴资本晚了8年,才回到国内。更别提其它老牌投行和投资机构了。在此之前,它一直在香港,做中国企业海外的IPO顾问和美元投资的业务。入行时间点和江湖地位很重要,特别是在一个论资排辈的金融江湖里。

  不过,迟景朝和他的团队似乎找到了一条实现他们抱负的路径——垂直于智能制造领域的专业基金。“天鹰资本要想在上万家投资机构中脱颖而出,我们必须走自己独特的道路,必须走专注的道路。智能制造,这个领域市场空间很大,未来做个百亿级的投资基金一点问题也没有。”

  很明显,迟景朝会认可“专注也是一种力量”这句话。在采访当中,他不停地讲述天鹰资本的专注,以及专注带来的美好。他下定决心,带领天鹰资本将投资智能制造进行到底,“未来十年,我们不会搞别的,只做这一件事。”

  进击的后来者

  天鹰资本的会议室里,有一面墙,从左至右,挂满了被投企业的相框。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图片,反映了2015年以来天鹰资本股权投资的纠结和探索的历史。

  在这张图里,有媒体,比如钛媒体、创业邦;有教育,比如合得教育、馒头商学院、帕皮科技;有消费升级,比如身临其境、白日梦网络、映微传媒。“最开始,我们关注文化、教育、科技、消费升级等多个领域。关注的很多”。

  “关注的很多”,注意力自然就分散了。岂止是注意力的分散,迟景朝认为“不专注,你很难一个行业看得很深,也很难在一个行业中获得产业资源”。

  这,是天鹰资本这几年股权投资年摸索所得到的经验。在官方介绍里,天鹰资本可以被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2015年到2017年9月份,它关注的领域比较泛,投了很多领域的很多企业;第二个阶段从2017年 9 月开始,天鹰资本聚焦在一个领域——智能制造,前后投资了40多家企业,其中不乏明星项目,比如酷特智能、华制智能、小狗电器、博创智能、映翰通等。

  两个阶段转换的关键节点是酷特智能。2016年下半年,迟景朝投资了这家公司,才开始关注并系统了解智能制造领域的。在他的公开演讲里,酷特智能是个“魔幻”的公司,“只要在魔幻工厂下单,量体的裁缝师傅就会上门给你量,一周内送到你手上,根据你的个性化需求为你提供定制服务。”

  在天鹰人看来,智能制造领域是合势、有益、可投资的。智能制造是未来中国大的产业升级的方向,为此,2015年,国家出台了制造强国战略第一个十年的行动纲领——《中国制造2025》。“有益”指的是,智能制造对于企业有看得见、摸得着的好处,可以控制成本、提升效率。从资本的角度来看,智能制造平均市盈率是80、90倍,远高于普通制造20、30倍的市盈率。

  经济学家许小年的建议也对天鹰资本转型智能制造起到了不小的影响,许小年告诉迟景朝,“当前资本积累时代结束,技术进步时代到来。在目前投资收益长期在临界点之下的情况下,惟有技术升级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提高企业进入壁垒,是最好的保增长手段,产业也是时候回归到生产力技术升级的时代。”

  经过系统研究,天鹰团队发现“工业互联网和智能制造有30年的投资机会”。不过,更吸引迟景朝的是,聚焦智能制造的天鹰资本,可以从成千上万家投资机构中跑出来,成长为一个百亿级的投资基金。

  为了转型,天鹰资本的“断舍离”也做得果断。“我们,把公司资源做了一个重组,文化板块被重新独立出去。重组的还有管理团队,新的制造业合伙人团队被引进。”2017年下半年开始,天鹰资本便对外宣布聚焦投资智能制造。

  目前,正在发生的一切让迟景朝感到很舒服,他非常喜欢聚焦的天鹰资本和聚焦的状态。“以前投三四个方向,我很难做到专注,现在只做一个方向,我只管这个方向走,并且之间是互通的”。这段时间,除了搭建团队、投资之外,迟景朝和他的团队还搭建了一个智能制造的生态圈。

  据不完全统计,天鹰资本已经投资了40多家企业,和多家上市公司、地方政府建立了联系。“这就是专注的好处,我们把所有的时间、精力都All In在里面,天天想的就是这一件事情。”

  和大而全的基金相比,生态圈或是专项基金的差异化所在。和遍地开花的财务投资相比,生态圈让专业基金的打法变得不一样,就好像迟景朝所说,这叫产业打法,“在智能制造行业,光给钱是没用的,企业是做不出来的。投资机构一定得既给钱又得給资源,企业才能做出来。”

  回首往事,迟景朝不禁感慨天鹰资本的命大、命长,历经团队、业务重建而不死。曾经的天鹰人,都觉得天鹰资本能够活下来就是个奇迹,“过去,天鹰资本有太多死去的理由了”。

  活下来的理由,统统写进了天鹰资本的基因里。比如坚韧,“经过几次业务转型,天鹰资本养成了坚韧的性格,我们变得执着,看重的东西一定追求到”;比如专注和专业,迟景朝觉得不专注的天鹰资本成不了大器,不专业的天鹰资本大概率会死掉。他们现在每三个月出一份行研报告,也会想方设法地通过和外部的技术资源的合作方合作,让自己变得更专业。写进天鹰资本基因里的,还有变化。“天鹰把自己定位为创业机构。我们每两年就会折腾、迭代一次。”

  但不论是坚韧,还是专注、专业以及折腾,它们的背后是天鹰人的不满足,迟景朝和他的团队一直希望天鹰资本能够为社会做点事情,希望天鹰资本能够做大,成为细分行业的龙头。

  主阵地

  智能制造领域是天鹰资本的主阵地。在其官网上,红白二色字体清楚地告诉来人:天鹰投资智能制造。

  智能制造的定义并不复杂,从概念上讲,利用信息化、智能化的手段,为各行各业提供智能化设备的项目,都是智能制造,都属于天鹰资本的关注范畴。

  和日本、韩国、印度相比,中国的智能制造提出的时间较晚,2015年才提出。标志是《中国制造2025》的出台。坦白来讲,在全球范围内,中国的智能制造处于比较落后的水平。按照迟景朝的判断,目前,我国的工业化水平是1.0-2.0阶段,而美、德则是3.0-4.0阶段,处在信息化的时代。

  具体的表现为三个缺乏:技术和理论体系都是缺乏的。美国对中兴的制裁,让国人知道了中国产业的短板,中国的芯片产业不单单是缺芯,还缺反相应的人才和理论的支撑。高端设备也是缺乏的。据迟景朝介绍,高端设备,像控制器、减速器、高端机床都是缺乏的。“没有高端机床,怎么生产航母、航天发动机。国外卖给我们的高端机床是不能用于军事生产的。一旦用于军事生产,机床马上就自动停摆。”第三,人才也是欠缺的。“中国以前生产大陆货,没有培养出很多高端人才”。在投资中,迟景朝碰到很多行业中的龙头,但它们的技术团队来自国外。

  以“三个缺乏”为代表的落后,被现实倒逼,传统制造业不得不寻求突破。因为中国的人口红利没有了,劳动力成本逐渐丧失,制造业成本逐年上升;从需求端来看,日益富起来的中国人开始追求消费升级和品质生活,原来的大路货已经越来越难以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的需求。

  经过40年的产业积累,传统制造业的企业家已经积累了大量资金,可以技术升级、搞研发了。根据迟景朝观察,这批富起来的企业有强烈的升级改造的需求,“越大的企业迫切性越高。它们也能接受花钱进行升级改造的理念,也愿意花钱搞研发。”

  在制造业动能转换的过程中,智能制造的投资机会涌现出来,天鹰资本对其进行了梳理。它把智能制造分为4层,从下到上依次为感知执行层、工业控制层、MES层、ERP层。详见下图。据迟景朝介绍,这个分层完全按照智能制造行业的分层逻辑,并非主观判断。

  根据天鹰资本的行研,从趋势上来看,这4层都在不断地优化和迭代。以执行层为例,机器人和不断升级的芯片,一代代的更迭,变得更先进,成本也变得更低。感知执行层正在全面拥抱日益先进的技术,它也因此变得更加“性感”。“未来,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新技术跟制造业融合,包括消费互联网业跟制造业的融合,生产和消费会是打通的。对于消费者来说,这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感知执行层以上,它们未来的迭代方向是由执行层的发展驱动,“它们只需要围绕着底层设备,优化平台技术,同时做好对外技术衔接就可以了。”

  一年来,天鹰资本已经组建了20多人的投资团队,在上海、苏州、深圳设立办公室。“从目前的体量和管理的资金数量来看,在工业互联网及智能制造领域,我们的团队肯定是最大团队之一。”

  天鹰系的诞生

  截至2017年底,天鹰团队一同投资了40多家家企业。按照迟景朝规划,2018年,天鹰资本还要继续投出15-20家智能制造企业。

  这些企业,具有明显的天鹰特色。被投企业的创业者有投入的精神,能够脚踏实地做事,有一个被投企业的老板,搞研发十几年如一日,为了搞研发,曾经3天3夜没合眼,一直泡在工厂做技术攻坚。他们胸怀大志,有大愿景,能够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所做事情对于行业、社会的意义。博创智能的创始人,深耕注塑机行业20年,立志生产世界级的注塑机产品。

  此外,他们的三观还得正。迟景朝觉得小狗电器是家“有爱”的企业。企业每年都会花上千万元支持慈善事业。“我们不喜欢只单纯追求利益的企业。这种企业是没有价值的,也很难做的很大”。天鹰人特别反感没有诚信的企业家,他们坚持认为没有诚信的企业,对于消费者、社会也不能创造更大的价值。他们也不希望失信的企业做大,“即使我们投了这种企业,也会尽快退出”。

  “我们是一个有比较鲜明的价值观和文化的投资机构。我们投的企业要跟我们的气场相符合”,迟景朝总结道。

  天鹰资本挑选企业的标准,既简单也不简单。概括来说,就是“事对”、“人对”。“事对”,指的是企业做的事要具有前瞻性,符合整个行业的发展规律。天鹰资本最近投资了李群自动化。这家企业符合天鹰对“事对”的期待,首先机器人国产化符合大的产业发展方向,其次李群自动化团队拥有世界级机器人技术,所做的产品在技术上领先,有一定的前瞻性,已经形成了行业壁垒。

  “人对”,更多针对的是团队。天鹰资本希望该团队的整合技术能力很强。技术之外,团队没有明显的短板。“我们喜欢多元的团队,既有管技术的,又有管市场的,还有懂管理的。这样才能把企业做大。如果只是技术型的老大,这个企业是不一定做大的。”

  “事对”、“人对”,是考察所有企业的标准,但是天鹰资本,从Pre-A到Pre-IPO都有涉及,随着企业越来越成熟,天鹰会加入新的筛选维度,比如财务标准。“早期项目,我们对财务没有那么多的要求。中后期的项目,除了以上两点外,还要有清晰、漂亮的财务数据。”

  但是,迟景朝特地强调,智能制造企业,最重要的还是技术。“我们见过太多智能制造公司,它们搞了很多资源,做了很多业务,规模拓展得也很大,但是后来被别人替代了,因为技术不行。智能制造领域,光有商业模式没有用,有钱也没用,技术不过硬做不长久,三五年就被别人打败了。”

  至今,天鹰团队还没有违反过上述投资原则。他自信地表示,目前,天鹰资本在智能制造领域的投资死亡率为0。“按照我们的文化塑造出的投资逻辑,用这种投资逻辑投资的项目,我觉得不会有太大的偏差。投了以后,不用担心企业走偏。小狗电器每年都在做慈善事业,博创智能用儒家文化打造企业管理体系,这类企业是不会出问题的。”

  零死亡率和天鹰“妈妈式”的投后服务也密切相关。“企业要什么,我们就会无偿地提供什么”。具体来说,天鹰资本会为被投企业提供产业资源和产业基金(来自天鹰的智能制造生态圈),帮助被投企业招聘、做品宣,他们甚至开始关注被投企业员工的健康,还想为企业对接医疗服务的公司。

  “未来,我们的投后会做得越来越细,越来越专业。天鹰再往前走,投后团队将会以极快的速度壮大”。

  天鹰资本,目前正在以两年一迭代的速度,奔向未来。很显然,现在的天鹰还没有达到迟景朝理想中的高度。他希望未来的天鹰资本在智能制造领域投资三百家公司(其中100家上市公司)。他希望,通过产业投资推动中国制造业的升级改造。

  采访当天,迟景朝刚从一段繁忙中抽身出来,从他的脸上还能看到疲惫,但下一个飞行又要来了。他要飞往苏州,去见苏州智能制造企业,“最近半年,我1/3的时间花在基金管理方面,1/3花在团队建设和管理上。剩余时间服务和优化已投资项目,以及挑选出新的优质项目。”



广告加盟 QQ:838869911 邮箱:83886991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