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正大气象,一个中国画的传奇——童和平和他的山水画艺术

作者:xinzhong 来源:未知 关注: 时间:2017-10-20 11:31

  文/雍德

  近半个世纪以来中国画在传统和现代、发展与进步的历程中纷争,诸多中

  国画艺术家在传统与现代碰撞中进行的智慧的对决,而童和平的山水画作品却少

  有了那种陈陈相因旧的程式与法度的痕迹,少有了写生造型忠于物象现代色彩,

  体现出一种单纯而充满节奏美感与内涵着神秘与丰富的笔墨艺术,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是以抽象而混沌中凸显物象真实性的最高境界。

  

  众所周知,艺术作品的创新正是它的价值所在,也是代表一个时代发展的痕迹。

  童和平一九五二年出生在湘中腹地——娄底,湘中自古以来就有‘惟楚有材,于斯为盛’之誉,这里山青水秀,人杰地灵,曾经出现过不少影响着中国近现代进程的杰出人物,比如:王船山,杨度,曾国藩,左宗棠以及革命家毛泽东,刘少奇,蔡和森,陈天华,艺术家如齐白石,罗尔纯等等。这些无疑为童和平的成长提供了一个丰富的地理和人文环境,童和平爱好读书,勤于思考。他认为读书和思考是一个人腾飞的翅膀,而对艺术的天赋与兴趣则是他腾飞的动力。

  

  此副巨作尺寸为 700x250cm

  敢于创造才是历史发展的动力,他也感悟到一切固有文化无一不是前人的创造。他的客观环境条件使之背离传统中的师徒授受形式,因此成倍加大了他对中国画学习的难度,好在缺少了一份创造的约束。他深知,艺术是因为人的本能需要而创造的,真正艺术需要更多的是一种天赋与一分自主和自由。在那个年代他受过革命英雄主义教育,所以没有那分优势求学条件影响,这种认知更加巩固了他的学习进取的信心,反而更多了一份挑战的决心,多了一份奋斗精神。

  

  因没有拜师也没有进过美术学校,少了一种学习深造的捷径,几十年如一日他却多了不少辛苦的劳作,正于李可染先生所说是个苦学派。故在中国画研究院展览中,刘勃舒院长从他精血的凝炼作品中看到了他的不断探索展现的万千变化,风雪云雾雨露,焦墨墨彩与传统形式迥异的全新面貌流露出来的创造与艰辛,因此刘勃舒十分感慨并关爱地对他说:“你明年不要画画了,你也该休息了,玩一年吧。”

  

  童和平的所创造的艺术成就和他作品中体现出来的新的理论观念被中国画研究院院长刘勃舒先生发现并出资邀请他作为中国画研究院的一项学术活动,为他举办《童和平山水画艺术探索观摩交流展暨学术研讨会》,使童和平享受了作为一个中国画家的最高学术礼遇。

  

  院长刘勃舒撰写序言并主持会议,在京的专家学者刘曦林,刘大为,王仲,孙克,陈履生,赵力忠,刘龙庭,周昭坎,郭晓川,中国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覃志刚等出席研讨会,会议评论认为:“从童和平先生的成就和感悟的内容来看刘勃舒院长的发现还是蛮惊人的”,“对中国画如何突破传统是一个参照和借鉴”,“推出来的意议对整个中国画的发展会有一定的作用”,看了童先生的作品“的确画得好”,“很受启发”“有这样的人来画山水,来研究山水,我们的山水画就很有希望了”他的画“兼收南北,镕铸古今”。作为一个业余的地方画家得到这么高的评价,享受如此高的学术礼遇,毫无疑问这就是一个传奇,一个中国画的传奇。

  

  2007 年,与内蒙古美协主席周荣生、海南美协主席邓子芳等被《中国书画报》评为 “中国画十大年度人物”(童和平排首位)。也曾参加过由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中国首届国画家学术邀请展、《今日中国美术》大型学术邀请展等活动。也迎合原中国艺术院美术研究所《美术观察》杂志副主编郭晓川对他的评价:“刘院长的发现还是蛮惊人的!”。

  

  在艺术界世风日下的今天,人们对艺术品的价值判定一般是来自市场价位,然而我们发现,只有作品能够经得起学术考究,理论能够在一个高的认知层面获得共鸣,最后能够在历史上藏留才是真正有价值的艺术品。

  

  此副巨作尺寸为 700x250cm

  从童和平感悟的内容(创作笔记)来看,童和平山水画艺术面貌之所以有价值不是无源之水。周昭坎先生在《美术博览》卷首语中说“从这些笔记中可以看出童和平读了不少书,而且有不少思考,这些思考站的角度比较高,想到国家、民族艺术的命运等等”。

 

  技与法是依存于艺术本质与生命主体的主观性和思想与精神高度的,因此他从艺术本体论的高度把控创作。一件艺术品学术价值是其价值内涵最本质的体现,童和平山水画艺术首先是面貌的全新角度代表了他的学术价值所在,无论构图及笔墨的变幻无穷,形式,风格,内容的丰富变化体现了他前无古人性。

  

  作为写意画是代表中国绘画走向最高境界的一种形式面貌,其中有四个古人语论道尽中国画高境界的形式内容。齐白石:“青藤(徐渭)石,八大山人,大涤子(石涛)之画纵横涂抹余心极服之,恨不得早生三百年,为诸君磨墨理纸,诸君不纳死而不去”,由此说明了无法的纵横涂抹的高度。石涛曰“我有我法,法无定法,无法乃至法”,阐明‘我自有我法(创新)法又无定法(变幻无穷)无法乃至法(无法是最高的法理)。’黄宾虹语“董源画近看只见笔,不辨所画为何物,远望之阴阳向背处得体(也即纵横涂抹,无法为法,)”这种不辨所画为何物正是童和平的‘乱而不乱’为上的理论的实证,然而这种‘乱而不乱’的难度之高是可以想象的,所以,吴冠中深有感悟“混沌(乱)中见到光明(不乱)是极高的境界,是高难度的表现手法,乱而不乱是通往妙境的险途。”而童和平的山水画艺术正是他们向往而理想的最高境界。徐渭开宗,八大山人、黄宾虹有实践,吴冠中向往,石涛有理想,童和平就此做到了极致。所以以上古人语录足以肯定了童和平和他的山水画艺术的艺术价值及学术高度,说明童和平和他的山水画艺术一个就是中国画的传奇。 作品作者/童和平

  

  黄宾虹语“董源画近看只见笔,不辨所画为何物,远望之阴阳向背处得体(也即纵横涂抹,无法为法,)”

  吴冠中:”混沌中见光明是极高的境界,是高难度的表现手法,乱而不乱是通往妙境的险途。”

  本文作者介绍:

  雍德 原名朱永德 青海贵德人士 西蕃北漂客

  毕业于青海师范大学美术系美术学 文学学士

  青海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曾供职与中国美术家协会旅游联谊中心、

  中国国家画院国展美术中心、

  首都博物馆画院、

  历任于中国文联主管,中国书画经营家协会主办《中国书画经营报》

  新华社主管,中证报主办《收藏投资导刊》

  北京收藏家协会主管《中国画家报》等艺术界重要媒体刊物、

  资深媒体人、独立美术评论 、策展人 、

  致力于中国画艺术学术研究,其研究核心对象为著名山水画家童和平和他的山水画艺术,在其各大国内主流媒体发表了关于著名山水画家童和平等其他诸多艺术家评论文章。



广告加盟 QQ:838869911 邮箱:838869911@qq.com